模拟虚拟动画制作
模拟虚拟动画制作
  •        
  • 电视市场和所有传媒领域一样是以"内容为王"的,不能拿受众(孩子们)的喜好来为动漫制作产业的前程埋单。这就好比拯救一个企业应该算成本收益,任何在消费环节以行政力量创设"制度性壁垒",只能是保护落后、打击先进;其次,国产动漫制作的春天真能在一纸禁令中晓风拂面吗?相关政策的"晕轮效应"已经边际递减了——2000年广电总局要求"电视台引进动画制作片必须得到审批,必须有比例限制",2004年广电总局又发文要求"1/3以上的省级和副省级电视台要开办少儿频道,国产动画制作片每季度播出数量不少于动画制作片总量的60%"……结果呢,国产动画制作还是"扶不起的阿斗"(八成的孩子只爱看境外动画制作),就算是"赶尽杀绝",但别忘了,政策可不是优秀国产动漫制作的生产力;最后,孩子们的话语权为禁令政策做了"程序非正义"的注解,成千上万小朋友的电视动画制作自主选择权被政策自由裁量了,他们被强迫支持国产动画制作,不知道这"只能看不喜欢的动画制作"的代价于情于法是否得当。政策可以赶走境外动画制作片,但赶走了狼,国产动画制作就能"身强体壮"吗?真要给国产动画制作开处方,可能应该是这两味药——"做好看"和"走市场"。当《猫和老鼠》游戏追逐的时候,它们也有团结,有互助互怜;当《灌篮高手》迷倒众多运动少年的时候,友情、乐观、向上也自然流露……更有人呼吁"动画制作需要精神,但动画制作拒绝说教",并指出,"动画制作需要市场,成熟的市场运作是动画制作形象顺利进入流通领域的敲门砖:美国《变形金刚》在中国众多电视台是免费播放的,但人家只依靠玩具销售就赚回50亿元。我国动画制作产业链的断层,结果是制作费用与播映收入的冰火两重天,不关心动漫制作周边,只盯着电视要政策怕不是明智之举。"此外,也有许多媒体和学者,进行了客观的分析与理性的思考。在中国民间对"禁播令"的突如其来持批判态度并对国产动画制作自身的发展路径、国家有关部门的管理方式进行反思之时,他们并没有人云亦云、随波逐流,而是从多维角度和立场上进行了考究和评判。